网站标志
 
文章正文
梦里不知身是客——禅诗里的佛商智慧之111
作者:朱力芳    发布于:2017-02-17 08:24:45    文字:【】【】【
摘要:禅诗里的佛商智慧
宋范成大云:“窗外尘尘事,窗中梦梦身。既知身是梦,一任事如尘。”梦里不知身是客。与外客性相对而言,具有内主性的灵身,一旦获得生命自在体的主体位置,就不会被客体肉身奴役,主客体内律动,重拾身心双重自由,个中具有丰富的佛商智慧:

肉身做客还自重。“窗外尘尘事。”肉眼里的窗外立足视点是房子,房子外面的红尘之事,原本就是肉体凡胎在房子里与世俗之人待人接物。心眼里的窗外的立足视点是内定之家,家外面的肉体凡胎,才是世俗之人的家,这个家可能是简陋的房子,肯定是最牢固的。这个必须是温馨的港湾,是来了不想走,走了还想来的居所。与灵身相比,人的有限生命的出现,就如客人光临寒舍一样的稀有和尊贵。“在家不会迎宾客,出门方知少主人。”不管肉身是生物层面的房子也好,不管是世俗层面的温馨港湾也罢,都是最值得敬畏,因为这个房子是集唯一性和不可逆转性为一体的,世上绝无仅有的,我们就得当做最尊贵的客人一样,来尊敬她,好好用心招待她。因为这样,也只有这样,主人才会安心,才会踏踏实实去迎来送往,才会神情从容地去应对千千万万的人情世故。佛商与企业法人的关系,也是这种关系,所以一个负责任的佛商,一定是最自重的人,也是对企业法人最上心的人。

灵身自主百事通。“窗中梦梦身。”肉眼里的窗内立足视点是家,家里面的自在之神,原本就是老神在在的主人。心眼里的窗里的立足视点是精神自由,家里面的肉体凡胎,才是浮生醉梦的载体,这个载体,是虚拟的,同时,也是最现实的,因为一旦人的灵身获得了自由自在的存在感,对于所有世俗万事万物,都能找到一种康达顺遂的通道。灵身贵为主人,就得有意识和能力,把肉身之家,经营得更有精气神,更有大气和从容,并让这个大气和从容移化到涉足凡世的智慧和能力,否则,这个主人,最终将失去尊严。一个不懂生命意义的佛商,将是行尸走肉,一个没有价值理性的企业法人,也没有希望的短命企业。

主客相敬多喜乐。“既知身是梦,一任事如尘。”主人之灵身给足了客人之肉身的面子,主人自然会赢得里子。敬畏客体的肉身,是赢得主体灵身尊严的必有之路。春秋时期,晋国大夫胥臣奉命出使,路过冀地,遇见一农夫正在田间除草,他妻子把午饭送到田头,恭恭敬敬双手捧给丈夫。丈夫庄重地接过进食,妻子立在一旁等他吃完。胥臣被他们夫妻相敬如宾的举动所感动,就把他推荐给晋文公。主客相敬如宾,一方面,在让客人体验到宾至如归的温馨的同时,也是让主人体悟到主随客便的体面和尊严。另一方面,主客相互尊重。反客为主,是对欲望的纵容,反主为客,是虚无的失控。纵容欲望,则欲壑难填。失控虚无,则四脚悬空。佛商与企业法人之间是互为主客的关系,相敬如宾,就能长久,相安无事,才不生烦恼。

粗茶淡饭谈笑中。参透了生命的本质,才会更自在去享受生命的乐趣。《后汉书·梁鸿传》:“为人赁舂,每归,妻为具食,不敢于鸿前仰视,举案齐眉。”肉身与灵身是互为表里的夫妻关系,这种关系的客观面,是恩爱多于情爱的。因为肉身有恩于灵身,灵身有幸在有限生命,体验了痛苦、无望、空虚、无聊和无助。因为灵身有恩于肉身,肉身在短暂的旅行中,享受了快乐、希望、满足、踏实和关爱。恩爱生活的频道,上演的更多是非快乐、非希望、非满足、非踏实和非关爱的故事情节,这种平淡的格局,给灵肉交融的生命体验,奠定了最厚实的基调,提供了最扎实的舞台。梦里不知身是客,真中无碍灵作主。佛商之于企业法人,得之欣然,失之释然。因为较于法人灵魂而言,佛商终归就是客人。


天也圆,地也圆,人生一世来圆缘。
良心之人寻血缘,灵性之人理渊源,
性情之人结情缘,风格之人创机缘。
微信名称:企业法人治理
微信号:woshifaren
文章搜索
脚注信息
 Copyright(C)2013-2017 创客企业法人治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