网站标志
 
文章正文
空向枯桩旧处寻——禅诗里的佛商智慧之107
作者:朱力芳    发布于:2017-02-17 07:51:54    文字:【】【】【
摘要:禅诗里的佛商智慧
宋韩大伯云:“一兔横身当古道,苍鹰才见便生擒。后来猎犬无灵性,空向枯桩旧处寻。”这是一首充分表现禅的灵性与生机的禅趣诗。本文仅从“内在灵性”的视角,谈谈佛商智慧:

一是空灵苍鹰环天地——灵质自主。“一兔横身当古道,苍鹰才见便生擒。”本诗以敏捷的苍鹰与缺乏灵性的猎犬为喻,说明颖悟大道重在当下顿悟。兔在诗中是禅心佛性的象征,它难以解悟,所以喻为“一兔横身当古道”,千古令人难解。佛商之企业法人,在定性决策的时候,就应该像飞翔在空灵高处的苍鹰,飞得高,看得远,瞄得准,锁得住,即一见便能飞扑而下将它生擒。世俗百姓,常常说谁谁是高人,看得远有远见,站得高有高见,其实所谓的高人,也是常人,只是其灵质通透,精神自主,看问题有异于常人,但又不左人意。因此,这样的人,人既敬重,又喜欢。

二是日月昭昭奉神器——明质自然。“一兔横身当古道。”一只活生生的兔子,就在眼前,就得不能睁眼瞎,更不要像没有灵性的猎犬,那样过于迷信自己灵敏的嗅觉。对于看得见,摸得着的东西,不要去遮遮掩掩,否则,就会有欲盖弥彰之嫌。佛商之企业法人治理的神器,就得明镜高悬,高高挂起,让法人组员,都看得见,让透明的阳光,彰显其独特的摄政力。

三是三尺神明在头上——暗质自在。“空向枯桩旧处寻。”宋国有个农民,他的田地中有一截树桩。一天,一只跑得飞快的野兔撞到了树桩上,撞死了。于是,农民便放下他的农具日日夜夜守在树桩子旁边,希望能再轻松捡到一只兔子。然而野兔是不可能再次得到了,田里的庄稼也都死掉了。而他自己也被宋国人所耻笑。木桩与兔子之间没有必然关系。人只有通过自己的劳动,才能创造价值,有所收获。佛商之企业法人,不能去做猎犬去捕食,而应透过灵质秩序的推动和演绎,为“人、文、事、物”四大商域资源,进行产品内容和服务形式的重新排列组合,创造出泽己惠人的商业价值。 “头顶三尺有神明,不畏人知畏己知。”心无善念,就完全可能运用所谓信息不对称的原理,去赚取黑心钱和短命钱。神魔本无别,善恶自分之。当佛商之企业法人,走到一定空旷领域的时候,或宛如进入无人之境,这个时候是否能做到良企善治,就直接考验其生死发展方向了,因为恶念滋生,终将一无所获,自趋消亡。

四是巧借东风任东西——介质自如。大根器之人见机便是,而愚笨之人往往只会随着境界转,以指针月。孔明索纸笔,屏退左右,密书十六字曰:“欲破曹公,宜用火攻,万事俱备,只欠东风。”周瑜定计火攻曹操,作好了一切准备,忽然想起不刮东风无法胜敌。后以此比喻一切准备工作都做好了,只差最后一个重要条件。这个只差最后一个介入性的条件,就是指介质。内秀之人,或外表看着粗拙而实际上聪明、细心;或表面看起来平静,其实内心想法很多,有城府;或男子不仅有着豪爽、粗壮、拔剑四顾舍我其谁的男子汉气概,而且还有着小家碧玉心细如发的内心世界,可谓能文能武,有张有弛;或女子内外兼修,犹如一本封面和内容都很好的书,既赏心,又悦目。佛商之企业法人,能否见机了悟,得等合适的“介质”对其“灵质”激活,让明质和暗质之间,设计出推陈出新的新产品、新服务,从而彰显其自由自在的个体和法人人格魅力。


天也圆,地也圆,人生一世来圆缘。
良心之人寻血缘,灵性之人理渊源,
性情之人结情缘,风格之人创机缘。
微信名称:企业法人治理
微信号:woshifaren

文章搜索
脚注信息
 Copyright(C)2013-2017 创客企业法人治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