网站标志
 
文章正文
一道神光万境闲——禅诗里的佛商智慧之102
作者:朱力芳    发布于:2017-02-17 07:35:38    文字:【】【】【
摘要:禅诗里的佛商智慧
唐龙山禅师云:“三间茅屋从来住,一道神光万境闲;莫作是非来辨我,浮生穿凿不相关。”这是潭州龙山禅师的禅诗,描写了深居茅屋,超然参禅的境界。本文仅从“内活机制”视角,谈谈佛商俗身活路的智慧:

一是不被物役的主体灵魂。肉身的内摄性需要与灵身的外释性本性,是两个关联,但不一样的。“三间茅屋从来住,一道神光万境闲。”一方面,俗身在世,虽然住的是简陋茅屋,吃的是粗糙食物。这是肉身安栖与能量摄入的内摄性需要。另一方面,我们可以以智慧去观照世间的功名利禄和人间的是非善恶,了解它们的短暂性、虚妄性,心地明朗,得其所安。这是灵身自在与精神自由的外释性本性使然。一旦灵肉两相宜,俗身活路自然多。当我们的对短暂的肉身与久远的灵身特性,参悟清楚了。那么,茅茨土阶也是亭台阁榭,粗衣蔬食也是锦绣珍肴,因为心与道相契合,世界是宽敞无碍的。佛商有神光万道的明照,就会发现,世界万种的纷争纠缠,再也无法扰乱我们悠闲的心境,世人如何钻营巧取,都与我们毫无相干。那种投机取巧豪取巧夺,瞬间富翁变负翁的俗商,都是被无限欲望奴役者,一般都是主体灵魂缺失者,其商道不存,商路也难以久远。

二是内诚以待的客体伴侣。“莫作是非来辨我。”所谓“是”,就是符合恒道的从顺规律;所谓“非”,横逆恒道的行为,即倒行逆施,横行霸道。这是走不远的。是非的评判,往往不是靠自我内心的来衡量的,而是由自身行为对象的感受和结果来评定的。诗者对于世间名利置之度外,而过着一种产凡脱俗的生活。一般人对俗世生活,持有两种态度:一种是“纵欲的人生”,对极度享乐,孜孜以求,为了满足自己的欲望,以致纵情任性难以自拔;另外一种是“禁欲的人生”,视欲望如毒蛇,以名养为畏途。在佛商看来,这两种态度,都是没有智慧含量的,因为有失中道,并不倡导。“内诚于心外诚于人。” 佛商之企业法人的信用,是内外两诚均衡作用的结果。即法人与人,法人与法人之间,相处建立起来的一种互信的方式方法的体系支撑,不只是空洞的口水道德。要实现这种效果,其路径会有千万条,但有一条,是不变的,那就是将合作客体,视为平等的伙伴,视为有人格尊严的伴侣,这是商事行为的起点。

三是情趣盎然的介体酒药。“浮生穿凿不相关。”其生若浮,其死若休。 抛却智巧与事故,遵循自然的常规。才能减少人祸天灾,没有外物的牵累,没有旁人的非议,没有鬼神的责难。人生于世间犹如在水面飘浮,死离人世就像疲劳后的休息。不再思考,也不再谋划。人生的意义也不是一潭死水,需要适当的异质元素的介入,才会起到催化、还原或激活的作用。这样的人生,可能是光亮但不刺眼,信实却不期求;可能是睡觉不做恶梦,醒来也无忧患。这样的人生,可以是心神纯净精粹,魂灵从不疲惫。这样的人生,虚空而且恬淡,方才合乎自然的真性。佛商之企业法人,在治理实践过程中,当内局困顿之时,或需要酝酿新产品、新服务,就得借助外部力量的参与,能起到意想不到的效应。这就好比,往往好的药方,还得配之以“药引子”,一坛好酒的酿成,也离不开“酒药子”。佛商之企业法人的内活机制的建构与健全,对如何导入介体,是有讲究的。比如媒体、中介、NGO、第三方评估和参与,各有各的好处,各有各的弊病。唯有引进有实战经验的智慧专家,才会将商事行为,做得风生水起,趣味好玩。

四是收放自如的载体船只。灵身的载体,是肉身。佛商的载体,是企业法人。企业如舟,这是一艘类航母的平台。一般得配备有四到六艘防空驱逐舰,一艘补给舰,五到八艘护卫舰,等等。企业法人是一个以一群志同道合的经济人的集合体,是一个活生生的小生意生态群。其决策、执行、反馈和监督四大系统,都是透过具体的小载体,来实现的。比龙头产品,个性服务和公共形象舆情导航等,或全息营销,或组合营销,狙击点射,不一而足。“神光”幽闭之人,纵是住在山中,不免万境喧闹。“神光”发露之人,一方面,转变外境而不为外境所转,万事万物,如如不动,安恬现前。另一方面,又能收放自如,穿凿不坏,灵光万现。


天也圆,地也圆,人生一世来圆缘。
良心之人寻血缘,灵性之人理渊源,
性情之人结情缘,风格之人创机缘。
微信名称:企业法人治理
微信号:woshifaren
文章搜索
脚注信息
 Copyright(C)2013-2017 创客企业法人治理